19歲的甘蔗 

愛上棒球是從國一踏進南市復興國中的那一刻起,當時重視升學率的復興國中在週會時出現一個不曾參加過學校週會而一別常態穿了正式的學生制服的人物,司儀老師:「頒獎,表揚本校棒球隊黃甘霖同學獲選為參加IBA世界青少棒賽國家代表隊。」 哇,這個學長這麼厲害啊!這是“甘蔗”黃甘霖給我的第一印象,因為他的名字特別想忘記他也很困難吧!就在每天的耳濡目染下我與棒球有了不滅的情感。而那年亦是中華職棒元年,誰能想像國一零用錢不多的我卻把零用錢投資在統一獅的獅子棒雜誌上。

同年齡同學都在追逐明星的時期,我熱衷的卻是黃甘霖這個剛在棒壇活躍的新星,甘蔗那屆棒球隊的畢業生真的只剩二個人(其他的都被蛙跳嚇跑了),隨著甘蔗的畢業,開始改買民生報與中華棒球雜誌,隨時剪貼或蒐集出現黃甘霖三個字的報章雜誌,有多少人知道其實青棒時期的甘蔗就常因美技守備及盜壘成功而上報!人前向來人來瘋開朗的甘蔗,人後其實是個個性內斂的大男生,甘蔗在高三那年因俊寶青棒無法順利晉級決賽而飲恨喪失了遴選國家代表隊的資格,為此甘蔗不僅懊惱也鬱卒了很久並下定決心隔年誓必要雪恥,在隔年加入合庫甲組成棒隊後更動了守備位置並以新人之姿在春季聯大放異彩順利獲選中華成棒隊,至此之後甘蔗就成了中華成棒隊的常客,有一次棒協在台南一連五天在台南球場進行中華成棒藍白對抗賽,由於是平日的晚上我每天下了課就坐公車直奔球場深怕錯過任何一場(當時甲組成棒每年春季聯賽在高雄.秋季聯賽在台北),但其中有一場卻令我印象深刻,如今回想還記憶猶新,甘蔗在安打上壘後連續1223瞬間全場賀采,當甘蔗站起來時發現皮帶已完全磨斷了,可見前撲式進壘時的力道之大,看在眼裡心疼的感覺自然不在話下,這讓我發現甘蔗只要站上壘包就準備好隨時要放手一搏,1995年亞洲杯徵召有腳傷在身的甘蔗入中華隊,中韓之役甘蔗帶傷先發,這一役甘蔗不僅打退了韓國王牌趙成敏也多了一個“甘蔗一郎”的綽號紅回了台灣的職棒圈倍受矚目 ,在我心裡甘蔗就是這樣拼這樣衝。甘蔗從陸光隊退伍後,卻遲遲未看見甘蔗在職棒的蹤影,問甘蔗他給我這樣的答案:「我想再看看再考慮一下,你看現在有職棒簽賭(當時才發生中職第一次簽賭案)還有台灣大聯盟的事,我很困惑!我想暫時待在合庫」,但我始終相信不管甘蔗選擇什麼他絕對都可以受到重用,職棒95月我看見了他的選擇,他選擇了他學生時期最愛的球隊-統一獅,而他的表現果然也不負重望,甘蔗因為甘蔗迷柏小格的精心設計有了專屬的標誌、專屬的黑盜T更有了專屬的“黑盜軍”,當甘蔗站上壘包如雷貫耳的“盜盜盜”成了他拔腿狂奔的最大動力。

我並不是一個外表狂熱型的球迷,看見甘蔗不會大聲的叫他的名字,但不管甘蔗在任何時期我總是喜歡靜靜地坐在場邊看甘蔗的比賽,不看比賽也會抽點時間到球場看看甘蔗練球,大部份的甘蔗迷都以為我不太到球場看球賽,其實不然我總是約了一~二個朋友坐在甘蔗陣守的中外野附近的下層看台,靜靜的看完比賽,我不愛告訴大家是因為每次去看比賽一定超過9局且不是和球就是…,所以比較知道的朋友有類似的比賽結果,都會問婕婕今天去看比賽了嗎?我總是笑說那是我默默去看才會這樣啦!  2000/10/10前任家長亮亮創立盜痴甘蔗家族,而我擔任副家長在網路上提供甘蔗過去的資料讓所有喜歡甘蔗的球迷能更貼近甘蔗, 2001年甘蔗因為世界杯的關係更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家族成員瞬間由200人爆增至3000多人,頓時我卻有股莫名的失落感,也恰巧我選擇那年底結婚,我用箱子收起過往甘蔗的所有剪報及雜誌試徒淡出這一個曾經熱衷的重心,這口箱至今我還留著,希望有一天能送甘蔗做紀念因為那紀錄著甘蔗的棒球路,2003年底由於亮亮選擇再進修,在甘蔗及亮亮的說服下我擔下了甘蔗家族家長的工作,當時的甘蔗已完成盜壘王五連霸,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維繫所有甘蔗迷的心辦家聚辦網路活動,2005年在大橋的教條下號召甘蔗迷力挺甘蔗辦慶生辦盜T大集合,在不知不覺中跟很多甘蔗迷們都成了朋友,2006年季初因甘蔗腳趾斷裂全季報銷休息,那年五月婕婕生了我們家LUCAS,甘蔗家族運作只剩網路活動,但讓婕婕感動的是在婕婕坐月子時大家大老遠從台北、嘉義、高雄買了衣服、尿布到台南來看婕婕,更有球迷遠從澳洲連續二年寄巧克力給我,盜盜雄去澎湖旅行從澎湖限掛寄來刻有我們全家姓名的印章,因為甘蔗因為棒球讓我們有了飛越距離的情誼。

四年多來以來甘蔗迷們有了很多的變化,各自畢業、入伍、結婚、生子,就連甘蔗自己都完成了成家生子,原想甘蔗有了另一半與女兒的支持應該能更振作繼續拼下去,我們不集合對甘蔗也許影響不大,但在甘蔗平290盜記錄時,我知道我的想法錯了,親人的支持不能與球迷的支持畫上等號,向甘蔗道賀的電話中聽不到喜悅的聲音,甘蔗用充滿失落感的語氣說「幫我把他們找回來吧!我想他們!」,聽了不禁一陣鼻酸。在冗思後婕婕決定站出來挺甘蔗,這陣子馬不停蹄在為甘蔗做300盜號召,FACEBOOK專頁的產生及加入人數的增加,這也得到甘蔗在球場上的回應,不少甘蔗迷問我「婕,我們很猶豫,對現在的職棒沒信心(簽賭),不知道是不是能為了甘蔗再進球場?」 ,我總是認真的這樣回答「甘蔗需要你,他始終是我們心中的那個甘蔗,即便這樣的情況我們更應該進場支持他」一切就像回到當初甘蔗剛退伍的情形,這些人為什麼要把這棒球殿堂傷得體無完膚?我總愛說棒球及甘蔗是我們的生活,是我們的習慣,要戒它談何容易呢?

婕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